您的位置: 香港到深圳物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解讀:美國德特里克堡與731部隊的罪惡淵源

2021-06-02 17:28:00 作者: 宋海博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與侵華日軍731部隊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罪惡滔天的731部隊負責人石井四郎曾是德堡的生物武器顧問。美國是如何與731部隊的惡魔們勾搭在一起,又如何讓他們逃脱正義的懲罰呢?

4、

【香港到深圳物流】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與731部隊的罪惡淵源

作者:宋海博

【香港到深圳物流】針對美國再炒新冠疫情起源一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近日在記者會上提到,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與侵華日軍731部隊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罪惡滔天的731部隊負責人石井四郎曾是德堡的生物武器顧問。美國是如何與731部隊的惡魔們勾搭在一起,又如何讓他們逃脱正義的懲罰呢?

美國早就盯上日軍細菌武器

5、

1945年8月13日,隨着蘇聯紅軍的逼近,位於中國哈爾濱市平房區的日軍細菌武器研究機構——731部隊迎來了它的末日。部隊長石井四郎中將下令炸燬部隊所有設施,殺死所有囚犯,帶走所有實驗數據和資料,率部下3000多人倉皇南逃。但這些731部隊的成員並不知道,大洋彼岸已經有人盯上他們。

早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美國已經注意到日軍在中國進行的細菌戰。1941年11月4日,731部隊航空班長增田美保駕機在湖南常德地區投放36公斤帶鼠疫的跳蚤。兩週後,常德地區開始大規模流行此前從未出現過的鼠疫。這一現象引起駐重慶美國大使館的注意。根據大使館武官處的要求,常德地區的美國教會提交報告稱:常德的鼠疫並非自然發生,而是與日軍行動有着極為緊密的關係。美國陸軍部情報處對此高度重視,加之太平洋戰爭爆發,美國加入對日作戰,因此對日軍細菌戰的防禦和細菌武器的開發都被提到議事日程上來。

1942年4月,根據中國戰場收集到的情報,美國總統羅斯福批准美國陸軍部部長史汀生關於進行細菌戰研究的建議。1943年4月15日,美國陸軍部在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設立細菌戰研究基地,為掩人耳目,該基地被命名為“德特里克試驗田”。這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前身。

得益於先進的科技實力,美國的細菌武器研究進程非常順利,然而由於缺少實戰和人體試驗數據,美國仍不清楚這種武器的威力和缺陷。此時二戰接近尾聲,戰後遏止蘇聯擴張的冷戰格局已隱隱浮現,為在戰後獲得對蘇優勢,美國加緊改進細菌武器。日本731部隊掌握的大量第一手資料,就成為美國人的覬覦之物。

與惡魔的私下交易

1945年9月,僥倖逃回日本的石井四郎自知罪孽深重,因此隱姓埋名,甚至搞出“詐死”的把戲。但他早已被駐日美軍盯上。1946年1月,石井四郎被美軍祕密逮捕。起初,石井四郎和副手內藤良一等人接受美國專家審訊時非常謹慎,絕口不提細菌戰的情況。1947年初,美國專程從德特里克堡基地派出細菌戰專家諾伯特·費爾博士,他與石井四郎、內藤良一和731部隊第二任部隊長北野政次等人進行了多次會談,並暗示可以與他們達成免罪交易。

在費爾的誘惑下,石井四郎終於鬆口,答應交出所有研究資料,條件是“美國保證他本人及所有幸存部下的生命安全”。費爾於6月24日向德特里克堡和駐日盟軍最高司令部第二參謀部的威洛比將軍提交了詳細報告,並提出對石井四郎等細菌戰犯免予起訴的建議。威洛比上報美國駐日最高司令麥克阿瑟手中,明確提出“要弄清731部隊的情況,只有保證不把他們作為戰犯追究,進展方能順利。”雖然麥克阿瑟一貫獨斷專行,但面對這樣的重大決策也不敢擅自作主,於是向白宮方面發報請示。當年9月,美國國務院向麥克阿瑟作出指示,命令繼續蒐集石井等人掌握的情報,還表示“從美國安全保障的立場出發,不追究石井及其同夥的戰爭犯罪責任。”

這個指示標誌着美國與日本731部隊戰犯勾結的戰略正式形成。自此,石井四郎等人開始源源不斷地向美方提供各種數據和資料,包括石井四郎組織撰寫的細菌武器人體試驗報告、細菌武器對農作物和牲畜的摧毀效果研究報告,還有石井四郎親自撰寫的20年來對細菌戰的全面研究總結。此外還有8000多張有關用細菌武器作活人試驗和活人解剖的病理學標本和幻燈片等。

就在美國國務院發出指示電後不久,當年10月,德特里克堡方面再次派專家赴日與石井四郎等人會談,獲取了有關炭疽、鼻疽和鼠疫的相關資料、報告及大量照片。這一系列資料,成為日後德特里克堡進行細菌武器研究的重要依據。

受到美國全力庇護

美國得到石井四郎的“投名狀”後自然要有所回報。早在1946年1月,正在準備東京審判的遠東國際檢察局獲悉石井四郎被逮捕後,要求進行審問,被美軍拒絕。當年3月,國際檢察局的美國法官莫羅向國際檢察局局長、後來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首席檢察官凱南提交關於日軍在華進行細菌戰的報告,4月,莫羅赴華進行實地調查後再次向凱南提交有關日軍細菌戰的報告,但全部被凱南壓下。

隨着石井四郎與美國接觸的不斷加深,美國高層對於石井四郎和731部隊的庇護也不斷明朗化。1947年4月,麥克阿瑟命令威洛比對正在進行日軍細菌戰調查的盟軍總司令部法務局發去照會,要求調查必須獲得威洛比的同意,所有獲得的情報必須交給威洛比所管轄的第二參謀部,事實上阻止了法務局的調查。最終,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上,沒有一名戰犯因細菌戰受到起訴,細菌戰的直接實施者石井四郎等人根本沒有被列入戰犯名單。

這樁罪惡的交易完成後,731部隊的成員搖身一變成為日本醫學界、教育界的骨幹和精英人士。其中石井四郎被釋放後經營旅店,後於1959年病死。他的副手內藤良一、北野政次等人則創辦了日本第一家血庫,靠着與佔領軍的關係一時風頭無二。731部隊成員田宮猛雄回國後立即被任命為東京大學醫學部部長,先後當上日本醫學會會長和日本醫師會會長,同時還擔任着美國陸軍發疹傷寒研究委員會委員。731部隊凍傷課課長吉村壽人於1967年成為京都府立醫科大學校長,病理課課長岡本耕造於1968年出任京都大學醫學部部長。2017年8月,日本NHK電視台播放的紀錄片顯示,在美國的有意庇護下,731部隊成員幾乎沒人因為他們的罪行受到過任何懲治。

來源: 環球時報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