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香港到深圳物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情報部門調查"新冠"起源?美國全球生物實驗室有何祕密?

2021-06-01 08:55:03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美國總統拜登給美情報部門下了“死命令”,要求他們“加倍努力”,必須在90天內呈交新冠疫情起源調查報告。美國的做法,看似咄咄逼人,實則其最怕的該是國際社會的對等迴應。要知道,美國在全球的生物實驗室的數量超過200個,一些實驗室周邊屢發生物疫情,其中更有研究“冠狀毒株”的實驗室。

情報部門調查“新冠”起源?美國全球生物實驗室有何祕密? 

作者:佚名

來源:安全研究 微信號

5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給美情報部門下了“死命令”,要求他們“加倍努力”,必須在90天內呈交新冠疫情起源調查報告。美國的做法,看似咄咄逼人,實則其最怕的該是國際社會的對等迴應。要知道,美國在全球的生物實驗室的數量超過200個,一些實驗室周邊屢發生物疫情,其中更有研究“冠狀毒株”的實驗室。

1、

再演“洗衣粉”把戲

病毒溯源是科學問題,此次,美國不找科學家、不找專業部門,要求情報部門跨界調查,可以説,美國目的非常明確,依然是奉行嫁禍中國、遏制中國的老路子。

讓美國情報部門調查“新冠”起源,這不由讓人想起當初小布什政府逼着情報界去找伊拉克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證據一樣,”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只要拿出當年從伊拉克境內搜出“洗衣粉” 的專業精神,絕對能編出一份讓美國左右翼極端政客都能滿意的調查報告來。

90天偽造證據、編造故事、尋找假證人,時間上差不多夠。但是從專業角度看,由情報部門在三個月裏得出結論無異於天方夜譚,拜登向情報機構下的這道“命令”,不過是為了在90天后,讓中情局編造一個符合美國當前對華打壓政策的栽贓報告罷了,不過中國不是伊拉克。

要知道,捏造故事可是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老本行,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更是大言不慚的説,“我曾任中情局局長,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我們還有一門課程專門教這些,這才是美國不斷進取的榮耀”。

2、

帶有明顯政治圖謀的輿論戰

美國中情局等情報機構為政治而編造謊言劣跡斑斑,這次美國情報機構出馬,剛一起跑,就已毫無公信力。可是從近一段時間,美國媒體、美國學術界、美國政治界最新的表態和行動來看,顯然這一次美國對中國的攻勢,絕不僅僅是一場簡單的輿論戰,而是美國經過事前精心準備的。

就像以前在香港、新疆、西藏議題一樣,美國發動對中國的政治攻擊,先由媒體啓動攻勢,發表一些能引發輿論討論和謠言的陰謀論報道,然後會找學術界的專家學者進行評論,最後將這稱為所謂的”國際輿論“,儼然已形成一條完整的造假售假“謊言鏈”。

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歐美、日本、印度等國損失慘重,在疫情反覆的情況下,美西方不主動對抗擊疫情,反而在污衊中國這件事上大費周章,不斷抹黑中國,製造“中國恐慌”,從更深一層來講,是美西及附屬國家自己解決不了問題,從而選擇矛盾轉移,找個人背鍋,這也是西方政治傳統。

3、

與“731部隊”合污的實驗室

美國作為二戰後的第一強國,生物武器的開發應用和對生物威脅的防範都是走在世界前列的。朝鮮戰爭中,美軍在朝鮮北方和中國部分地區祕密使用生物武器,即使面對鐵的證據依然百般抵賴、死不承認。越南戰爭中,美軍大量使用植物殺傷劑,對越南民眾和環境遺害無窮。

自2003年以來,美國國內外生物實驗室發生了數百起人類意外接觸致命微生物事故。2019年7月初,美國最大的生化武器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被緊急關閉,而此時正是距離德特里克堡一小時車程的社區爆發神祕呼吸道疾病,導致54名居民生病的一個月後。緊接着,美國迎來了自2009年以來的最嚴重流感季。據美國疾控中心公佈的數據顯示,2019至2020年流感季,美國至少有3200萬人感染,其中1.8萬人死於流感相關疾病。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後,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曾公開承認:一些“流感”死者可能是患新冠肺炎。

4、

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看似是極為普通的一個現代醫學科學研究場所,實際上,這個實驗室開展了包括生物武器實驗在內的許多最危險和最邪惡的科學項目。

1943年4月,美軍開始在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建立生物戰研究機構,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期間,美軍從事生物戰研究、試驗和生產的絕密機構在頂峯時期擁有4000名軍人和文職人員。二戰日本投降後,美軍與日本”731部隊“細菌戰犯達成了骯髒的”鎌倉協議“,以豁免他們罪行換取大量人體試驗資料,美國人還按照協定,聘請”731部隊“戰犯石井四郎為德特里克堡的高級顧問。從1943年到1969年,該軍事生物機構一直在發展美國的生物武器計劃,實驗室至今還保存着埃博拉、炭疽、天花、 SARS 冠狀病毒等人類已知的最致命的病原體。 

根據《紐約時報》等媒體報道,自上世紀50年代起,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就有平民僱員因炭疽病死亡,美軍方也承認,曾偽造其死亡證明為“支氣管炎”。

從1988年至今,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持續擴建,儘管遭遇反對,但擴建計劃仍在2008年順利完成。美國環境保護署則迴應,實驗室附近土壤中發現了以致癌物為主的有毒物質,且地下水也被污染。

分佈全球的祕密生物實驗室

目前,美國在世界各地的生物實驗室的數量已超過200個,這已是全世界皆知的“祕密”。據媒體報道,目前美國在包括中東、非洲、東南亞以及前蘇聯的25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祕密生物實驗室。根據俄官方信息顯示,美國在烏克蘭設立了十餘個生物實驗室,在格魯吉亞有3個實驗室和11個小型研究機構。在哈薩克斯坦、亞美尼亞、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和阿塞拜疆等國也都有美國的生物實驗室。還有一部分實驗室位於阿富汗、巴基斯坦、泰國、柬埔寨、越南、老撾、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

據俄國防部官方網站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美軍在海外設立生物實驗室的直接目的是研發用於運載生物武器的技術手段,間接目的則包括:在地緣政治對手周邊建立軍用實驗室、收集特定地區高危微生物的菌株、用毒性藥劑進行人體實驗、收集“單一民族”的生物資料等。

美國的説法是,這些在兩國邊界附近的實驗室是用於和平目的的衞生防疫中心,但需要關注的是,在這些美國生物實驗室鄰近地區經常暴發當地非典型疾病。

5、

2004年,位於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近郊的盧加爾生物實驗室開始建設,2011年開始運行,2016年進行了改建。俄羅斯明確表示,這個機構由美國國防部建造,“美國駐格魯吉亞陸軍部隊醫學研究局”就設於該機構。美國民間組織通過查詢美國政府的商業合同數據中心瞭解到,這裏開展了與炭疽、妥拉血病及出血熱相關的研究。2013年、2014年,該地區的出血熱患者從2012年的1例上升到13例和25例,並在2014年導致4人死亡。但檢測的動物樣本沒有發現陽性,這説明,病毒的擴散是由人人傳播導致,這種傳染病也在與格魯吉亞接壤的俄羅斯地區反覆出現。

2005至2014年間,美國先後在烏克蘭利沃夫州、外喀爾巴阡地區和克里米亞地區等地建設並完善了8所實驗室。2016年,烏克蘭東部的哈爾科夫爆發了導致300多人死亡的流感,2017年又爆發了甲型肝炎。而在南部的梅克萊夫,2011年爆發了有100多人感染的霍亂,2018年爆發了甲型肝炎。除了以上述地區為代表的流感、甲型肝炎、霍亂疫情,2016年、2017年烏克蘭還出現過肉毒桿菌感染疫情。

2016年,美國完成了韓國羣山基地、平澤基地實驗室的改造。據韓媒報道,這些實驗室從2009年至2014年間進行了多達15次炭疽武器試驗,並且一直向駐韓美軍提供活性炭疽桿菌標本。2019年,韓國海關人員在釜山港8號碼頭等地發現了美軍將多種武器級病毒細菌樣本送入韓國。有報道稱,駐韓美軍瞞着當地居民,進行了肉毒桿菌、葡萄球菌毒素和蓖麻毒素等劇毒物質的實驗。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及內閣機關報《民主朝鮮》刊發書名文章,譴責美國不顧朝鮮半島局面緩和勢頭,繼續在韓國推進反朝生化戰計劃,文章稱,2019年美國將增加15.6%的預算用作針對朝鮮生化戰爭的“朱庇特計劃”,其中的34.5%將用於設有綜合生化武器實驗室和相關裝備的釜山港8號碼頭。

疑點重重的“中央參考實驗室” 

6、

在這裏,需要重點提到美國在哈薩克斯坦投資的“中央參考實驗室”。

該實驗室於1948年成立,蘇聯解體後,實驗室收集了大量病原體和病毒,是世界上最大的病原體和病毒庫之一。1993年12月13日,哈薩克斯坦共和國與美國簽署政府間合作協議,由美國國防部投資1.3億美元對該實驗室進行改擴建,根據美方設立實驗室時與當地政府約定的條件,禁止當地官員對實驗室的研究活動進行監管,甚至無權進入實驗室的領地。

自2005年以來,該實驗室共實施了超過25個研究項目,研究內容包括引起炭疽、鼠疫、圖拉熱病、腦炎、出血熱和冠狀病毒的危險病原體和病毒,所有研究都是在美國國防部國防減災局“KZ-33”項目下,以及其他外國部門和組織的指揮下進行。

2017年,該實驗室在南哈薩克斯坦地區的隧道的洞穴中收集了200份樣品,主要用以檢測新的蝙蝠冠狀病毒,並發現了12種新的冠狀病毒。哈薩克斯坦Ehonews.kz網站報道稱,根據官方出版物和科研論文的發表內容,該研究所從2017年就開始對某些類型的冠狀病毒進行研究。

據俄羅斯媒體NEWSFRONT報道,2020年初有哈某社交網站披露,來自中國的新冠病毒樣本與哈實驗室幾年前研究過的樣品完全吻合。2017年,哈國家安全研究所證實,該所曾對冠狀病毒進行研究,其中也包括COVID-19。

“KZ-33”項目由加文·史密斯(Gavin Smith)領導的生物學家小組負責,史密斯教授曾在靠近英美海軍基地的新加坡和美國海軍醫療研究中心“亞洲中心”實驗室從事冠狀病毒研究。在2014至2015年期間,加文·史密斯曾在北卡羅來納州某大學出版關於冠狀病毒危害人類的方式的著作,其中包括美國情報分析研究報告。據媒體報道,新冠疫情爆發後,史密斯教授在媒體上消失並且一直沒有現身。

美國到底想隱藏什麼?

儘管美國聲稱在海外設立生物實驗室,目的是進行生物監測、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援助、研發防禦生物襲擊的手段和方法,但毋庸置疑的是,美軍是全球生物武器的持有者。包括德特里克堡的誕生,都是為了美軍生物戰的目的而服務。目前已有很多證據鏈表明,美國軍方完全具備能力,利用科學中心和其他科學研究機構發起生物攻擊。

2019年末,《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締約國大會在日內瓦舉行,公約共有183個締約國,包括中國在內的絕大多數締約國都主張談判一項旨在全面加強公約,包含核查機制的議定書。然而,近20年來,美國一直獨家阻擋重啓核查議定書的談判,美方給出的理由是生物領域不可核查,國際核查“可能威脅美國國家利益和商業機密”,有利於“工業間諜活動”。在這背後,美國到底想隱藏什麼“機密”?

2021年1月,世衞組織聯合專家組在中國進行了實地走訪和深入瞭解,一致認為,關於中國實驗室事件引發病毒這種假説是極為不可能的。美國在全世界不斷設立、擴建生化實驗室,引發國際社會普遍質疑,在此背景下,美國不僅給不出明確合理的解釋,一些政客和媒體還將“實驗室泄漏論”高度政治化,妄圖將髒水潑向中國,美方究竟是關心溯源,還是想維護霸權?其動機實在可疑!

美國的做法,看似咄咄逼人,實則其最怕的該是國際社會的對等迴應。

(本文內容來源於互聯網信息整理,轉自安全研究微信號)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崑崙策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